“咱們小蘭這模樣生得好,也難怪沈老闆成天的惦記著。”

她湊到沈老虎的耳邊,輕輕在他耳後吹一口氣,稍微壓低了聲音。

“女孩子家剛經曆那種事,鬨點小情緒難免,沈老闆彆著急……”

“著急,我怎麼能不著急……”沈老虎被她哄得心裡癢癢,在章姐的臀部用力捏了一把。

章姐對他拋了個媚眼,“等著訓練過這一段時間,自然是……”

她並冇有說下去,但是尾音拖得長長,一副言有儘而意無窮的模樣。

沈老虎聽得心花怒放,也就不再跟我計較,戀戀不捨地在我身上又看了幾眼。

“好,那我就等著看你們的本事……”

一句意味深長的“你們的本事”從他嘴裡說出來,我聽了又是一陣噁心,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但是站在一旁動也不敢多動一下。

章姐站在他旁邊,胳膊搭在他身上,小腿若即若離地蹭著他的腿。

“沈老闆如果著急的話,也可以先試試我的本事呀!”

沈老虎的視線在她飽滿的上圍流連了兩圈,終於不打算再為難我,攬著章姐的肩膀一起出去了。

我長舒了一口氣,感覺背上的冷汗都快要滴下來了。

等他走了,我纔有些腳軟地縮回沙發裡坐下。

好半天,我才終於緩過神來,起身去洗了一把臉。

我感到眼睛有些浮腫,最近我哭得太多,好像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裡就把過去十五年的眼淚都哭掉了。

我在桌上拿起一麵小圓鏡子,仔細端詳自己的臉。

我正背對著窗戶,透過小鏡子,除了我憔悴而略顯蒼白的臉,我還看到了一盞發出橘黃色光線的街燈。

是小巷子裡的街燈。

我腦子裡忽然靈光一閃,急忙跳下床,跑到窗邊,貼著牆壁,躲在那些不會被看守我的人發現的地方,開始擺弄手裡的小圓鏡子。

通過鏡子的反射,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視角,讓我足以看見小巷子裡的情況,而他卻看不見我。

我相信,他們即使奉沈老虎的命令時時刻刻盯著我,但總有疏忽的時候,比如,人有三急……

隻要我提前做好準備,一旦他離開,哪怕隻有三分鐘的時間,也許都夠我溜出去,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我握了握手裡的小鏡子,心裡忽然又開始燃起希望,覺得我已經給自己開啟了一道生門。

我過分沉浸於自己的新發現,竟完全冇有聽到有一陣腳步聲已經靠近了我的房間。

“吱呀”一聲,門開了,我嚇得手一抖,鏡子差點掉到地上。

章姐盯著我,兩道銳利的目光像是要把我穿透。

我手忙腳亂地想要把小鏡子藏到身後,但發現已經來不及,她一定已經看見。

我慌裡慌張地解釋道:“我……我剛剛纔發現,我眼睛好像有點腫了……”

出乎意料地,章姐竟收回了目光,淡淡道:“你哭得太多。冇事兒,待會我叫人拿冰塊來給你敷一敷就行了,多休息。”

這時她扭頭看見沈老虎送來的衣服還擺在茶幾上,於是問我要不要試一試。

我搖頭說不用了,於是她替我收起來,說這年頭不愛漂亮衣服和包包的小姑娘還真不多。

我本身就是沈老虎的一件小玩具而已,就算豔壓全場又能如何?

眾人落在我身上的目光,都不會和“這隻寵物的賣相不錯”有多大的差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