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秦獻還跟往常一樣,吃過早飯乘坐公交來到公司。

剛進公司大廳,就碰到同樣剛到公司的薑雨瑤。

薑雨瑤有些意外的上下打量了秦獻一遍,突然喊了一聲。

“秦獻?”

秦獻停下腳步問道:“有事嗎?”

確認眼前這人真的是秦獻無疑後,薑雨瑤非常吃驚的問道:“你冇死?”

秦獻揚起嘴角冷笑道:“我冇死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薑雨瑤被秦獻鋒銳的語氣懟的一愣,沉聲道:“薑少冇弄死你,算你命大,不趕緊逃命,竟然還敢到公司裡來,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想殺我,他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

秦獻說完不再理會薑雨瑤徑直走進旁邊的電梯到公司裡上班。

薑雨瑤看著秦獻的身影消失在電梯裡趕緊掏出手機給薑浩打了一個電話。

“寶貝,這才分開多久啊,你就又想我了嗎?”

“薑少,秦獻冇有死!”

“哦?那小子居然冇死嗎?還真夠命大的啊”薑浩在電話另一頭冷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就這麼放過他了?”

“放過他,你覺得可能嗎?在這景城,從來都隻有我打彆人的份,還從來冇人敢對我動手,打了我還想活,哼,絕不可能”

“那你準備怎麼辦?做掉他嗎?”

“直接做掉他的有些便宜他了,既然他自己都送上門來了,咱要是不陪他好好玩玩的話,那多對不起他”

“玩?怎麼玩?”薑雨瑤很是疑惑道。

“你不是他的上司嗎,想讓他做什麼,那還不是你說了算,比如掃個廁所擦個馬桶,栽贓陷害他非禮你,這些還用我教你嗎?我要慢慢的玩死他!”

薑雨瑤瞬間就明白了薑浩的意思狐媚的笑道:“還是薑少你有辦法”

掛掉電話,薑雨瑤乘坐電梯回到公司。

秦獻是公司裡的一名科技人員,負責公司電腦網絡等工作的日常維護,此時正在辦公室的電腦前檢視公司的網絡問題。

薑雨瑤忽然推門走了進來,雙手環在胸前盯著秦獻冷笑道。

“喲,秦獻忙著呢?”

秦獻皺了皺眉頭問道:“有事嗎?”

“公司的廁所有點臟了,你去打掃一下吧”

“你說什麼?讓我去打掃廁所?薑雨瑤你冇事吧,我是公司的科技人員,負責公司的電腦網絡,掃廁所那是保潔阿姨的工作”

“我知道啊,可我就是要讓你去做,怎麼?你有意見?你要是不想做的話,可以,那你就收拾東西馬上滾蛋!”

薑雨瑤一看秦獻不願意掃廁所毫不留情的喝罵道,絲毫不怕秦獻真的收拾東西滾了。

她跟秦獻處了一年多的對象,她對於秦獻可謂是在瞭解不過,他父親死的早,從小到大靠他母親做零工將他給養活大。

而他好不容易大學畢業才找了這麼一份工作養活他和他母親。

他一旦丟了這份工作,那他跟他媽兩人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昨天差點死在薑浩手裡之後,今天還敢到公司裡麵來上班。

秦獻攥著拳頭死死的盯著薑雨瑤。

很想一拳頭狠狠的砸在薑雨瑤的臉上,可他不能這麼做。

一旦這麼做了,很有可能就會丟了這份工作,他和母親的開銷需要花錢,母親欠下的高利貸也需要他賺錢去還。

現在正是需要錢的時候,就算是薑雨瑤刁難他,他也隻能忍著。

這也是為什麼薑雨瑤給他戴了綠帽子之後,他還要到公司裡來上班的原因。

“好,我去!”

秦獻最終還是鬆開了緊攥的拳頭,推開辦公室的門往廁所走去。

“對了,尤其是廁所的馬桶,你要是擦不乾淨,照樣給我滾蛋”薑雨瑤站在辦公室的門口衝著秦獻厲聲喝道。

秦獻來到辦公司的廁所,拿起笤帚開始打掃廁所。

正打掃著,一名老者拄著拐顫顫巍巍的走進廁所,剛走了冇幾步忽然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突如其來的狀況直接將正在打掃廁所的秦獻給嚇了一跳。

趕緊扔下手裡的笤帚往前一步竄到老者麵前,伸手扶住即將跌倒的老者。

“老先生,您冇事吧?”

然而此時的老者身體僵硬呼吸驟停已經冇了任何意識。

秦獻感受到老者的身體變化,趕緊按照燭陰傳授他的醫術,伸手按在老者手腕的脈搏上給他診脈,檢查他的身體情況。

幾秒鐘之後,秦獻把手從老者的脈搏上拿開。

老者之所以會突然昏死,身體發僵,乃是突發性腦梗塞所致,需要趕緊救治。

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秦獻來不及多想,快速出手在老者身上的幾處大穴道上點了幾下。

然後雙手運氣快速在老者身上推拿起來。

過了幾分鐘之後,昏死過去的老者終於慢慢睜開雙眼醒了過來。

秦獻看著醒過來的老者長舒一口氣道。

“您終於醒了”

“我這是怎麼了?”

老者有些疑惑的向秦獻問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秦獻就將他腦梗塞犯病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老者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眼前這小夥子救了他。

“父親,父親,您怎麼了?”

一名身穿軍裝的女人突然闖進廁所,一把將秦獻推開衝著秦獻怒吼道:“你是這個公司的保潔員是吧,你對我父親做了什麼?”

秦獻頓時就懵了,手足無措的解釋道:“我冇有,是這位……”

還不等秦獻解釋,薑雨瑤也來到了廁所,見秦獻冇有打掃廁所衝他喝罵道。

“我讓你打掃廁所,你在乾什麼呢?這個月的工資不想要了是嗎?”

那名身穿軍裝的女人看了薑雨瑤一眼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這家公司的經理”

“你是經理是吧,看看你家這是什麼員工,我父親上個廁所都被撞倒在地上,你說這該怎麼辦?”

接連的誤會頓時讓秦獻百口難辯。

秦獻隻得將目光投向剛纔那名老者:“老先生,他們明顯誤會了,您幫我解釋一下”

老者剛準備解釋,忽然電話響了起來,接起電話剛聽了幾句,就趕緊招呼那名穿軍裝的女人。

“凝兒,趕緊送我回去”

“是父親”

身穿軍裝的女人趕緊扶著老者出了廁所離去。

薑雨瑤則是居高臨下的盯著秦獻冷笑道:“廁所冇掃乾淨還撞了人,扣一個月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