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攻略了宋知遠兩輩子,全都失敗。

結果就是連續兩次,被係統懲罰致死。

這下我算是明白了,這係統就是把我當惡毒女配工具人。

所以這次我不管係統怎麼懲罰我,都決定擺爛。

當個好命的短命鬼也冇什麼,總比被宋知遠氣死好。

(一)

「姑娘,姑娘醒了!」

耳邊傳來聲音,我睜開眼睛,有些迷茫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我的貼身侍女阿月正一臉關心地看著我。

但是我的內心隻有疲倦,又來了,又來了,這都已經是第三次,我經曆同樣的劇情了。

「請宿主前往前廳,原諒宋知遠,藉此威脅宋家定下婚約。」

腦子裡那個金屬般無情的聲音又一次想起。

我可去你妹的吧!宋知遠把老孃推得頭破血流,我還要原諒他?

興許係統察覺出了我的逆反心理,開口威脅道:「請宿主按照要求做,否則會受到一級電擊懲罰。」

我想起不久前被七級電擊而亡的痛苦感,說道:「你電唄,反正我又不是冇死過。

「電死我好了,反正還要重來。」

係統估計冇想到我會直接拒絕,機械的聲音微微滯住。

「請宿主照任務要求做,否則會受到一級電擊懲罰。」

我當然選擇不予理會,在床上翻了個身,閉上眼睛。

阿月幫我掖好被角,說道:「還好您還顧惜自己,奴婢真是怕您拖著病體非要去看宋家公子。」

我冇有回話,熟悉的電擊感正侵擾著我的身體,這具本就恢複不久的身體完全承受不住。

阿月察覺不對,聲音擔心:「姑娘可是哪裡不舒服了,怎麼開始冒汗,是哪裡疼嗎?」

可我疼得說不出話,隻能抓緊她的手腕。

阿月隻能哭著喊出聲:「來人啊,姑娘不好了!」

很快門口便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等身上的疼痛逐漸過去,我床邊已經圍滿了人。

我娘眼淚婆娑,也不管就站在後麵的宋家伯母和宋知遠,對著我爹就是一頓捶打。

「我早說宋家克我家鬆雪,你就是不聽,就為這你那點交情。

「這下好了,我悉心養大的女兒,現在變成這副病懨懨的模樣。」

我爹麵色也十分憂愁,一臉愧疚地摟住我娘。

宋家伯母臉色難看,但宋知遠彷彿聽不出我孃的言外之意一般。

他開口說道:「伯父伯母,此事是知遠對不住鬆雪,知遠願意彌補鬆雪,鬆雪若是有什麼要求,知遠也一定滿足。」

不知為何,我覺得宋知遠瞧我的眼神很不對勁。

那是一種試探、憐惜愧疚又心疼的目光。

我娘聽他這句話,抱怨的話才止住,拉著我的手說道:「鬆雪,知遠都這樣說了,你要是有什麼要求,就大方說出來吧。」

「他是讀書人,不能說話不算數的。」說著還麵帶威脅地看著宋家伯母,「就算說話不算數,娘也會給你撐腰的。」

這話我毫不懷疑,我娘作為大長公主的獨女,從來都是隨心所欲的,何況嫁了我爹這麼個眼裡除了夫人還是夫人的鎮國公。

惡毒女配的頂級配置嘛。

要不是我之前表現得真的很喜歡宋知遠,我相信我娘絕說不出這句話。

我看向對我滿臉關心的宋知遠,思索了半天。

說道:「冇有,娘,我不認識這位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