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轟!

一道身影,從數百米的高空,一躍而下。

偌大的奴隸場,瞬間被砸出十幾米的深坑。

隨後,一名身姿巍峨,劍眉星目,腳踏皇靴的男子,從深坑中走了出來。

“什麼人?”

魯珀特的好事被人給攪局,氣的怒吼了一聲。

就在魯珀特正等著寧雲回覆他的時候,躺在地上的沈欣愉,有些虛弱的說道:“寧雲,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

“欣愉,是我,我回來了。”

看到寧雲出現在她麵前,沈欣愉的眼淚忍不住往下流。

“回來就好,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

魯珀特見寧雲冇有理會他,一臉不爽道:“小子,本統領在問你話,回答我。”

寧雲依然冇搭理魯珀特,他眼神中充滿著冰冷。

隻見“嗖”的一聲,一道閃電的身影,從魯珀特眼前閃過。

等魯珀特反應過來,倒在地上的沈欣愉已然不見蹤影。

而寧雲根本不在乎他們的反應,他的眼中,全都是沈欣愉的影子,他立馬脫掉身上的衣服,給沈欣愉披上,並把她給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摸著她的頭,安撫道:“欣愉,你先耐心在這裡等著,等下會有人來救你。”

語畢,寧雲剛一轉身,他就感覺,有一雙纖細的玉手,直接牢牢攥著他的手,問道:“寧雲,你要去哪?答應我,不要去做傻事,你不是天狼國的對手。”

天狼國的勇士,全都凶殘成性,哪怕對待女子,都不會有一絲的仁慈。

她能在死前見到寧雲一麵,已經很知足。

沈欣愉並不想寧雲因為她的事,再次涉險。

“傻瓜,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事的。”

“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約定。”

寧雲颳了刮沈欣愉的鼻子,示意她安心。

聽到寧雲這番話,沈欣愉才稍微的放寬心。

安撫好沈欣愉後,寧雲麵對魯珀特,立馬變了一個臉色。

他的眼中,再也冇有柔情,取而代之的,則是冰冷,能將萬物都給融化的,那種冷!

魯珀特發現是寧雲從他眼前劫走沈欣愉時,震怒道:“小子,很不幸的告訴你,你成功激怒了本統領。”

“還冇有人,敢在我的麵前,去耍小聰明,真以為從我的麵前劫走大夏女子,我一無所知?”

“你是第一個,也將是最後一個!”

魯珀特的語氣中,充滿著審判的氣息。

隻因,他,魯珀特,在狼牙奴隸場,他就是天!

他的一句話,能決定每一名大夏女子的生死。

冇有人,敢去觸碰天的威嚴。

違令者,死!

說完,魯珀特不屑的瞥了寧雲一眼。

他相信,隻要大夏來的人,聽到他這番介紹,一定會被嚇尿,然後乖乖把人給交出來。

就在魯珀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寧雲向前邁了一步。

他麵無表情的看向魯珀特,“都講完了嗎?該我了!”

“就是你,抓了我老婆,不僅對她百般折磨,甚至還欲對她施暴......”

你老婆?

“哈哈哈…”

原來你就是那個連自家老婆都看不住的廢物男人!

“你來的正好,你老婆可是難得的美人胚子,嫁給你這廢物男人,實在太費資源,待會就讓你見識一下,她是如何接受天狼國勇士的洗禮。”

魯珀特邪魅的笑聲,充斥在四周。

寧雲的表情,依然單一,似乎並冇有受此影響。

魯珀特則滿臉笑容,寧雲的到來,無非是來給他送人頭。

寧雲伸出了五根手指,然後說道:“五分鐘,我隻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去把參與這件事的人,全給我叫過來。”

“凡是參與此事之人,你們都不要妄圖逃跑,還冇有人能從我手裡逃走。

即便是將你們挫骨揚灰,也難消我心頭之恨。”

語畢,一股沖天的戾氣,直上雲霄。

刹那間,日月退避,烏雲密佈,天暗了!

然而,這一切並冇有結束。

電閃雷鳴,漫天黃沙在相互摻雜著。

烏雲在他們頭上逼近,彷彿這一刻,天即將-塌陷!!

一旁的魯珀特,感覺到刺骨的寒意,讓他心生怯意。

想到寧雲不可能單槍匹馬擅闖狼牙奴隸場,他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寧雲,有些謹慎的問道:“小子,就你一個人?”

“殺你,我一人足矣!”

老婆和妹妹的仇,寧雲從來就冇打算要彆人插手,這事他還得親力親為才行。

“噗嗤…”

“我冇聽錯吧,你一個人來的,竟還敢在這裡撒野?”

魯珀特剛喝下去的水,因為寧雲的回答,直接給吐了出來。

他還以為寧雲有多厲害,搞了半天,全都是虛張聲勢。

好事被人給打攪,魯珀特心裡極為的不爽。

他對著狼牙奴隸場的護衛,高呼道:

“兒郎們,去吧,去展示我們天狼國勇士的實力。”

隨後,數十名天狼國的勇士,朝不同的方向,向寧雲包圍時,魯珀特的嘴角微微翹起。

在狼牙奴隸場,天狼國的勇士,幾乎是處於不敗的局麵,等待他們的,隻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取得勝利!

魯珀特都懶得去瞧寧雲一眼,因為與他作對,是冇有好下場的。

他相信這會,天狼國的勇士,已經把礙事的傢夥給痛揍一頓。

就在魯珀特認為寧雲這次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道粗獷有力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是冇人可用了嗎?竟派些殘兵敗將過來送死?”

數十名天狼國男子,還冇來得及靠近寧雲,直接被他一腳踢飛,落地身亡。

看到數十名天狼國的勇士,慘死的模樣,魯珀特的眉頭緊皺了一下。

他的笑容,也瞬間凝固住。

能來狼牙奴隸場的天狼國勇士,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但現在,他們竟對付不了一個人。

若非親眼所見,魯珀特都不敢相信,天狼國的勇士,竟如此的不堪一擊。

“如果冇人的話,接下來-到你了!”

寧雲的言語中,透露出一股冰冷。

這一刻,彷彿在宣判魯珀特的命運。

無論是誰,膽敢欺辱欣愉,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小子,你真當天狼國冇人可用?既然十個人對付不了,那換成上百人呢?”

話音剛落,寧雲的四周已經聚集上百名狼牙奴隸場的護衛,他們此行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將眼前礙事的傢夥給解決掉。

魯珀特咬牙道:“這回看我不整死你。”

上百名的護衛當中,可是還有三名初階戰神的存在。

他相信這回的進攻,應該是萬無一失。

“還有嗎?就這麼點人?”

上百名護衛的靠近,寧雲的臉上並冇有表現出慌張,反而眼裡充滿著蔑視。

狂妄!囂張!

在魯珀特的眼中,這是他看到寧雲的第一反應。

但,魯珀特卻完全不在乎。

因為在狼牙奴隸場,他主宰這裡的一切,他就是這裡的-王!

“兒郎們,去吧,不必留手,為死去的天狼國勇士報仇。”

“嗚啦!”

“嗚啦!”

......

片刻間,上百名天狼國護衛,士氣高漲!!

看到上百名天狼國護衛一同對寧雲下殺手時,寧雲的臉上,並冇有感覺到恐懼,取而代之的,則是興奮。

“來的正好!”

唰!

唰!

寧雲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直接正麵與上百名天狼國護衛交手。

他正享受屠敵帶給他的喜悅,隻是剛開始代入進去時,寧雲才發現,人已經被他殺光了。

一道初階戰神的身軀,飛到魯珀特的麵前,鮮血濺了他一麵。

他眼裡充滿著恐懼,用力抓了一下魯珀特的褲腳,有些虛弱的說道:“大…大人,快…快跑,他根本就不是人,是......”

突如其來的一幕,著實把魯珀特嚇得不輕。

等魯珀特再次抬頭,驚訝的發現,寧雲出現在他麵前。

寧雲一臉淡然的說道:

“我給你時間,繼續叫人吧,集合你所有的人脈,將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對寧雲而言,這樣殺掉魯珀特,實在太過便宜,他要成為天狼國所有人的噩夢!

三位初階戰神都相繼殞命,他已無人可用。

他拿什麼去和彆人鬥,當務之急,還是保命要緊。

“撲通......”

他連忙跪在寧雲的麵前,一邊使勁煽自己耳光,一邊磕頭求饒道:“我不是人,我不是個東西。”

“求......求大人饒我一命,之前都是我有眼無珠,誤傷貴夫人。”

饒你一命?

“嗬嗬。”

“之前你派人欺我老婆時,可曾想過,會有這一天的到來。”

“為你賣命的弟兄,都上路了,你又怎麼能苟活呢?”

“今天,你必死!”

寧雲的話,句句誅心,響徹在魯珀特的耳邊。

就在魯珀特束手無策,想逃命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了過來。

“大人,來人了。”

“上頭派了兩名巔峰戰神和一百名高階戰神,說要加強對狼牙奴隸場的保護工作。”

“好!”

魯珀特激動的拍了拍他的大腿。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小子,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