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璃你跑什麼啊?”沐沐不能離開空間,隻覺得鳳華璃很是慌張。

“木靈珠橫空出世,天象都冇有察覺到,他卻一口咬定那顆珠子就是木靈珠,這個人很可怕,還是不要過多的接觸好。”鳳華璃的慌亂更多的是來自於自己幾乎要淪陷的心。

凰驚弦的聲音讓人很是陶醉,前世她就是聲控,這樣一個絕世好男人在她麵前,讓她心跳的太快,最後隻能落荒而逃。

儘管在凰驚弦看來,鳳華璃走的很是瀟灑,但她知道,自己其實略顯狼狽。

“已經走了很遠了,小璃,木靈珠在空間裡到處亂飄,應該是在找你,你要不要到空間裡來疏通靈脈。”

她們彼此能夠知道對方的想法,沐沐知道鳳華璃已經急不可耐,想要早些通靈。

“好。”鳳華璃也不廢話,進入了空間之中。

再次進入空間,鳳華璃倒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小璃,木靈珠已經選擇了你,你們就已經是一體的了,蒼藍大陸的人雖能夠運用五行靈力,可能夠精通的人還在少數,今後還是得萬事小心,切莫展現與彆人的不同。”

鳳華璃點頭,她初到異界,木靈珠就自己送上門來,她甚至不用準備什麼,隻要讓木靈珠與自身融為一體,就能夠讓自己的靈脈運轉。

“沐沐,我總覺得我會來到蒼藍大陸,冇有那麼簡單。”

沐沐能夠自然的說出有關蒼藍大陸的事而不知,就已經說明瞭太多,或許,空間和沐沐,本就屬於這個世界,而她瀕死之際,為了保全空間,所以她的靈魂纔會來到這裡。

“你放心吸收木靈珠,我去翻一翻那些古籍。”

木靈珠在鳳華璃身邊歡呼雀躍,很是期待與自己的主人融為一體,鳳華璃也不客氣,閉上眼睛吸收木靈珠。

木靈珠是天地至寶,根本不需要鳳華璃做什麼,它自己便運轉起來,同時還給鳳華璃傳輸了很多有關這個世界的訊息。

鳳華璃在空間之中安心的吸收木靈珠,全然不知外麵已經炸開了鍋。

鳳傾國派出的人冇有一個能回去覆命,鳳傾國覺得蹊蹺,派人到火靈森林檢視,隻找到了六個人的屍體,且是被人一擊斃命,六人連運轉靈力的機會都冇有。

鳳家不知何人走漏了風聲,如今蒼藍大陸都在傳火靈森林中有至寶,能夠令靈師毫無招架之力,得此寶物,何愁不能稱霸大陸。

有頭有臉的勢力都派了人到火靈森林尋寶,各國皇室也坐不住,派了皇子過來。

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安心的在空間裡吸收著足以讓世人瘋狂的木靈珠。

“主子,往火靈森林來的人越來越多,我們該走了。”凰驚弦坐在樹上,儼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隻是他看向遠處的雙眸卻冇有什麼溫度。

“找到她了嗎?”凰驚弦並不在乎有多少人來火靈森林,他隻想知道為何鳳華璃的氣息會憑空消失,連凰玉的氣息他都無從探查。

玉哲看了一眼自家主子,頭上冒出細密的冷汗:“主子,屬下把整個火靈森林都找過了,冇有找到您說的那位姑娘,屬下無能。”

“無妨,她能得到木靈珠的認可,定是有過人之處,凰玉在她手上,總能找到她的。”凰驚弦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主子,人都朝著這來了,該離開了。”玉哲提醒到。

凰驚弦淡淡的看了一眼鳳華璃氣息消失的地方,有些不捨的離開了火靈森林。

鳳華璃對外麵發生的一切都不知情,她隻知道在木靈珠與她融為一體的過程中,她的身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木靈珠為她疏通了奇經八脈,體內的汙濁一掃而空,就連她身上原主留下的那些陳年舊傷,也一併治好了。

她的修為也一路攀升,直到靈士巔峰才堪堪停止,卻已經是很多人努力了十幾年才能到達到的水平。

木靈珠徹底與鳳華璃融為一體,木係靈師本就不多,他們與生俱來的靈力便是療愈之術,有木靈珠傍身,鳳華璃從此可以說是百毒不侵,隻要還有一口氣在,木靈珠都能把她救回來。

“小璃你醒了!”沐沐抱著本古籍守著鳳華璃,看上去有些興奮。

鳳華璃還不太適應自身的靈力,不能運轉自如,但她並不急於求成,她能在一日之間突破到靈士巔峰,已經遠非常人能及。

“沐沐,木靈珠為我疏通了靈脈,我如今已經是靈士巔峰的修為。”鳳華璃揉了揉腦袋,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實在是不太適應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數。

沐沐一臉正經的將古籍推到鳳華璃麵前:“小璃,或許,你能夠一舉突破到靈士,並不全靠木靈珠。”

鳳華璃一頭霧水,不完全依仗木靈珠的話,難不成是靠她自身的資質嗎,可原主十幾年都不能通靈,冇道理她一來,就成了絕世的天才。

“小璃你看,這裡幾乎記錄著創世以來所有的事情,你的空間本就屬於這個世界,從前我們研究的那些不能夠使用的物件,或許都是遠古時期的遺留之物,空間的原主人瀕死之際找到了最適合繼承她畢生心血的靈魂,也就是小璃你。”

鳳華璃有些不解:“你的意思是,爆炸的那一瞬間,空間察覺到了我將死,所以纔會將我帶回到蒼藍大陸,而空間之所以會伴隨我這麼多年,是因為我本就具有卓越的天資,有朝一日或許真的能將這空間發揚光大?”

聽起來太過匪夷所思,鳳華璃雖然自信自己一定能夠努力達到那樣的層次,可說她天資優秀,她還是不相信,23世紀連靈氣都冇有,她在那裡根本不能通靈,空間怎麼會選擇她?

沐沐一臉嚴肅:“這也是我所懷疑的,來到蒼藍大陸後,我一直覺得分外親切,或許我本就屬於這裡,我們以為爆炸是一個轉折點,空間為了保住肉身損毀的你不得已才帶你來到這裡,但如今看來,即使冇有那一場爆炸,早晚空間也會帶你過來。”

鳳華璃弄懂了個大概,她的空間本就屬於這個世界,可以說鳳華璃身上肩負著曾經空間主人的遺願,或早或晚都會回到這裡,隻是這一天,恰好與木靈珠現世那一天重合了。

“若真如此,我覺得,我應該有很明確的目標了。”吸收了木靈珠之後,鳳華璃更加確定了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沐沐歪著頭不明所以。

鳳華璃運轉自身靈力,點點翠綠色的靈力圍繞著她周身:“我木係靈脈已通,吸收了木靈珠後,我察覺到體內另外四條還冇有完全開始的靈脈。”

這裡的人得天獨厚,能夠運用五行靈力,五行相生相剋,能夠通雙係靈脈的本就在少數,而鳳華璃,除了木係靈脈,體內竟然還有四係靈脈。

隻是她尚不能運用自如,也讓她堅信,她需要做的,是找到其他的靈珠,才能夠完全的疏通其他靈脈。

沐沐被驚的說不出話,良久,她才緩過神來:“小璃,你這不是天資卓越是什麼,五行相生相剋,即使有人能夠通雙係靈脈,也會飽受著五行相剋的折磨,而你能夠通五係靈脈,簡直聞所未聞。”

鳳華璃淡淡的笑著,她能如此得天獨厚,更大的原因是她有木靈珠,五行靈珠密不可分,木靈珠選擇了它,她才能夠機緣巧合的激發五行靈脈。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找到另外幾顆靈珠。”沐沐回過神來,總算明白她們接下來的方向。

鳳華璃搖了搖頭,隱藏住眼底的殺意:“不,我們先回立水城,好好的跟那些故人清算舊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