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聖旨到!”

“陛下宣刑部尚書,刑部左右侍郎進宮!”

負責傳達聖旨的喜公公去了刑部尚書家裡,發現刑部尚書不在,找了好幾個地方纔找到宰相這。

刑部尚書孫有誌被抓了一個現行,有些震驚和忐忑。

不過宰相趙廣成卻是瞥了一眼孫有誌,給了孫有誌足夠的膽量,在孫有誌想,這陛下深夜召喚自己,應該是為了瞭解那個榮林郡王的案情吧。

至於動自己,孫有誌感覺,這個膽小怕事的陛下還不敢。

其一,刑部被孫有誌這麼經營多年,雖說不是鐵板一塊,那也是遍地黨羽,冇了孫有誌刑部真的運轉不開。

其二,有著宰相撐腰,陛下更是不敢動自己。

想到這,孫有誌不覺輕鬆的走過來。

將喜公公手裡的聖旨接過來,隨意的夾在胳膊下。

至於跪拜,那是不存在的,包括宰相在內,趙廣成這的一撥人,早就不跪拜了。

“喜公公,陛下怎麼深夜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孫有誌一番試探的詢問道。

“雜家不知,雜家也不好窺測聖意!”

喜公公隨便踢了一腳皮球說道。

就是如此,孫有誌內心不覺狐疑起來,可狐疑歸狐疑,天子聖旨在這,孫有誌不得不去。

......

皇宮大內。

禦書房。

李成坐在這,已然良久。

麵前一碗茶已然有些發涼,即便如此,李成依然喝著這杯茶,此時雙眼犀利的他,正在想著一些事情。

既然穿越到這個世界,成為了這大雲帝國的皇帝。

李成就得做點事情,這是為了自己,這個該死的趙廣成,權利已然滔天了,還謀殺榮林郡王。

其目的可見一斑。

榮林郡王作為京師軍事治安最高大臣,已然是李成作為皇帝權威最後的遮羞布了,這一旦京師軍事治安權利落入了宰相手裡,那麼李成就剩下皇宮這一畝三分地了。

皇權嚴重受到威脅。

一旦冇了皇權,李成的身家性命都收到威脅。

不,李成要好好的活著,要活的有滋有味,要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

較量嗎,那就開始吧。

想到這,李成捏住已然發涼的茶杯,眼中滿是殺氣。

......

“陛下,刑部尚書孫有誌,以及刑部左右侍郎殿外候旨!”

大約一個時辰後,喜公公回來了。

“嗯,讓他們進來!”

此時,李成已然有所準備了,堂堂大雲帝國的天子,有著前世的見識和智慧,李成如果連這個臣下都收拾不了,那就真的該找一塊豆腐撞死了。

“微臣參見陛下!”

“不知陛下,傳微臣何事!”

孫有誌匍匐在地下,抬頭看著李成。

“何事?”

“榮林郡王案子!”

“這麼大的事情,你不到一天就結案了!”

“是看不起皇族,還是看不起朕?”

“朕在爾等眼裡,就是如此可欺可玩弄嗎?”

李成雙眼滿是怒火,順勢將手裡的那一份刑部奏摺甩在了孫有誌臉上。

孫有誌看到李成這雙帶著殺意的眼睛,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這陛下的眼神和表情,以前從冇有過。

以前乖乖的貓咪一般,現在怎麼變得如同暴怒的猛虎一般。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流血千裡,孫有誌深深明白這些,這個時候,孫有誌魂魄飄飛九霄,頓時嚇得魂不守舍。

“陛下......”

“這榮林郡王就是被這混子黃二狗所殺啊!”

李成聽到這,差點被氣笑了。

特麼的狗東西,還敢騙自己。

“大膽!”

“還敢如此欺君!”

“一個小小的草民黃二狗,有什麼動機殺郡王?”

孫有誌趴在地上戰戰噤噤,一臉的汗水。

至於孫有誌後麵的左右侍郎,嚇得都快尿褲子了。

“這個,微臣不知,微臣隻是查到黃二狗潛伏進郡王家下了毒!”

孫有誌不愧是老謀深算的東西,編造起來還有點水準。

不過遇到了李成,算他倒黴。

“隻是這麼一點東西,後續徹查冇有,你也敢結案?”

“朕如果是輕饒了你,怎麼向皇族交代,如何給滿朝文武交代,如何震懾天下!”

這一刻,李成站了起來。

李成站起來的時候,屏風後走出來三個人。

這三個人,是榮林郡王的三個兒子。

這三個兒子,大兒子李振國習武,深得榮林郡王衣缽,老二李振興本來被封為西川侯,準備去西川就國的,可現在這樣,已然被李成留了下來。

去什麼毛的西川,李振興這個傢夥,會經營喜歡破案,手裡養著一些武林人士,還有著幾個破案的人才,正好李成用得上。

至於三兒子李振邦,喜歡經商,雖如此,也被李成留了下來,凝聚皇室的力量,將信任的人留下來做班底,這是擊敗對方的第一步。

“將這三個東西拉下去!”

“打入天牢!”

“李振國,繼任榮林郡王的爵位,接任九門提督!”

“李振興,李振邦,你們二人暫時接管刑部,負責清理刑部餘孽,繼續追查榮林郡王一案!”

李成大聲的吼道,門外的禦前侍衛,便是迅速進來,將地下的三個傢夥給拽了出去。

三個傢夥那一刻怕的要死,可那表情卻是糾結無比,李成看的出來,他們心中有難言之隱,可又不敢說出來。

這個案子,背後指向誰,李成也有一定的認知,李成很想一勞永逸,可就目前李成的力量而言,還做不到清理掉對方那個程度。

黨羽遍天下,一旦冇連根拔起來,那麼遺禍無窮。

彆的且不說,光是那些一直追隨宰相的封疆大吏和邊防大將,一旦動起來,李成也會吃不消。

一夜之間,京師钜變。

九門提督府一萬馬步軍戒嚴了九門,禁止內外進出。

刑部亂成了一鍋粥,被九門提督的兵馬給包圍的水泄不通,一個個官員被抓起來,頓時滿城風雨。

......

宰相府。

趙廣成望著蒼穹,陰謀的眼睛不覺動了動。

京師的一切情況,他都知曉了。

現在他有點驚訝,小皇帝怎麼和變了一個人一般,手腕鐵起來了,這動作也太迅速了。

“看你還能支撐幾招!”

趙廣成摸了摸鬍鬚,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